濯清

无题(郢/旅连相关)

        昨天夜里她又梦见了郢。郢都身着一件华美的袍,风度雍容优雅一如当年。她笑着要说些什么,一晃身子,背后就多了可怖的伤口。鲜血流出,滴在地上,好像汩罗江水。
        她最后还是没能活下来,带着繁盛的楚国,一同沉眠在无边的旷野上了 。
        日月如梭,几千年的光阴匆匆飞过。她下一个看见的,是旅。保卫海防的战士,眼神明亮的少女,永远留在荒凉的砂石海滩上。狂风席卷着浪花,为她谱就安眠的小曲。
        她生前何曾好好睡过啊,现如今,终于可以休息了吗?
        她看见沈发着抖的身体,紧握又松脱的双拳。最后浮现的,是连饱受烽烟的稚嫩双眼。她蜷缩在角落中,眼泪一滴一滴,洇进尚有余温的发带里。
        连此时在千里之外彻夜不眠。她从窗户望出去,一颗星斗都不见。她也不会想到,此时会有人在梦中忆起她苦难的童年。她抱膝坐起,呆呆地望着发白的东天。更远一些的地方,是港口的灯火。工厂昼夜不停,配件在流水线中滚滚前行。工人上下忙碌,那叮当的敲打声传入她的耳中,也传到遥远的、荒凉的砂石海滩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在脑海中勾勒出快要成型的船架。山东号,这就是它的名字。她沉思半晌,忽复长叹,仰面又倒下去了。她睡着了。在枕边,发带闪着微弱的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个脑洞(。)
做梦的那个“她”其实是星星……尽管一点也看不出来
有点混乱,请见谅。

宁娃娃和卵子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~
一个奇怪的脑洞